02竹子湖.jpg

這篇文章寫了一半就懶惰沒寫下去,不過寫一半不寫完,感覺就好像褲子脫一半,沒繼續往下做完總是不痛快()

國小寄來了報到通知書,小正咩終於要唸小學了。

國小報到的這一天,偏偏剛好是醫院表定要開跨院區會議的日子(這可是年初就排定的,不然拎杯一定跪求擔任執秘的克莉絲汀高專看能不能改個日子)。

腦海裡忠孝不能兩全只能移孝作忠()公私難以兩全幾字像是跑馬燈般在不停的閃爍,孩子的發育不能重來(也是該開始準備青木瓜燉排骨的時候了),一輩子就這麼一次,難到拎杯要忍痛放棄阿箴的入學報到?還是裝死假裝忘掉開會這檔事?

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其實根本就是自己在演),拎杯冷靜下來,發現了解決之道,那就是時間差!首先,拎杯先排定那天請假,然後跟主管克莉絲汀報告拎杯雖然那天請假,但是會去參加早上7:30~8:30的會議。會議結束後拎杯再立馬搭車回家,帶小正咩去參加9:00開始的入學報到,喔太完美了~~~(根本本來就沒啥問題)

會議順利結束趕回家也才九點多,大正咩帶著小正咩早就在家裡等著,略為休息一下,拎杯就跟大正咩帶著阿箴到學校辦理報到了。

報到處一共有3張大桌子,大約6~7位老師在辦理報到,仔細看看,是按照戶籍地址的里鄰來分開辦理的(其實報到說實在也只是確定小孩會來讀這間學校),最後有位老師給了我們一份選修本土語言意願調查表,調查表是要了解學童的爸爸、媽媽的族語”(<---好特別的用詞)是甚麼,又打算要讓小朋友學哪一種本土語言。

大正咩想也不想就把父親跟母親族語別都勾選「閩南語」,正要順手給阿箴的選修語言也勾選「閩南語」時,拎杯看著下面琳瑯滿目大約40~50種語言時,問大正咩:「如果幫阿箴選『卡那卡那富鄒語』哩?這聽起來就很炫」,大正咩抬頭用一種雖然你很笨但是我還是同情你的眼神憐憫地看著我說:「那她要跟誰講….

說的也是除非女兒人格分裂,才能夠自己跟自己用原住民語言對話

乖乖同意給小正咩勾選閩南語,快填寫好調查表的同時,隔壁的一對父母對話可有意思了(拎杯不是要探人隱私,實在是他們就坐在隔壁,想不聽都不行)──

父:你把問卷填一填。

母:喔,你的族語是甚麼?(小姐你跟人家睡了認識那麼多年,這需要問嗎…)

父:隨便啦…(不耐)

母:啊就問你的族語是什麼(語帶撒嬌),不然我就隨便勾喔…(小姐…學校請勿打情罵俏…)

父:啊就隨便啦…(更不耐)

母:很奇怪耶你你做事情的態度怎麼這樣…@!#%!@!#%! (翻臉)

果然年輕夫妻就是翻臉比翻書還快跟著感覺走,前一秒還在曬恩愛,下一秒就翻臉。說到這裡,其實我覺得兩個人乾脆分手對彼此都好,但是小孩子的監護權要先談好。()等把戲看完調查表交給老師,老師叮嚀可以到學校外面的一間制服店幫阿箴買制服(咦,制服店不都是跟妹紙喝酒划拳的地方嗎?原來還有賣制服喔?),謝過老師之後,拎杯就跟大正咩還有小正咩開始逛校園,逛著逛著才發現這間學校雖然很大,但是學生班級真的好少,一個年級也才6個班,每個班的書桌也大約只有20張左右,少子化真的少到好誇張喔,難怪附近的明倫國小因為所在土地太值錢前陣子被廢校。

逛完學校,也去幫阿箴買好一套制服跟運動服(一套不到1000,想幫阿箴買2套可替換,大正咩為了省錢1套就夠了,等哪天連續下大雨你就知道麻煩大了),夫妻倆又把小正咩送去幼稚園上課。

鬆了一口氣,搞了半天也還沒十一點,問大正咩接下來要做甚麼(其實拎杯最想回家睡覺,不過難得兩個人都請假,大正咩肯定沒那麼好打發),果然,大正咩眼神閃爍的說了:「其實我想到山上走一走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