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眼鏡.jpg

今天因為受命參加一場「醫療長照整合綜合論壇」,拎杯對政府的長期照護向來頗有興趣但是從來沒碰,所以也就夾著尾巴乖乖的領命到台北醫學大學上課。

一早就匆匆趕忙出門,還好淡水線現在變成淡水信義線,從拎杯加這裡的圓山站就可以不用換車抵達台北101站,走了十幾分鐘,終於在開幕致詞前完成報到手續。

07台北101.jpg

一進會場,護理組的美眉就跑過來打招呼,拎杯才知道原來這個綜合論壇已經舉行過3次了,拎杯算是吃到腳尾飯趕到今年的尾香是吧,聽說前面已經談過財務層面了,ㄜ。。。拎杯想聽的就是財務面啊,會不會今天是總結讓拎杯完全聽不懂??!!

過沒多久,護家管理部的高專也剛好走過跟我打了個招呼,尼瑪。。。原來大家都知道。。。(哭)

一開始的貴賓致詞開場就好搞笑,因為她一上台就說:昨天內閣總辭,所以我現在不算是行政院的政務委員。。。汗,這政治的氛圍也太強了!!!

不過一開場的王教授跟"前"政委馮燕女士的演講開始沒多久,就讓拎杯嚇出一身冷汗。。。

原來政府的長照保險,保的雖然是一般民眾(意思就是大家都得繳保費),但是只有"失能"的人才能被照顧。。。

ㄜ。。。這跟拎杯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啊~~~

拎杯想像中的長期照護,是老了之後,只要揭不開鍋吃不了飯的,政府就會扶貧呢<---想得太美。

接下來聽到的更可怕,政府只支付基本的照護,更高階的照護則是端賴民間企業來提供。

08政府沒錢.jpg

(圖片擷取自馮燕政委演講)

可能有人看不懂上面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你真的需要吃飯的時候,政府只提供白米,如果你需要煮熟,不好意思,請你自己掏錢請人家來幫你煮熟~~~ㄜ。。。醬子講貌似有點超過,應該說是你餓的時候政府只會給你陽春麵,想吃牛肉麵你得自己掏錢。(蓋章)

不過也不知道會不會跟現在的健保一樣,到後來人家就算想吃牛肉麵,政府會說,啊。。。這個應該也要包含在保費裡面,所以醫院還是得給牛肉麵,但是只准收陽春麵的錢??歷史血淋淋的教訓,大家應該都還記得吧~~~

接下來洪教授的演講,一開始差點讓拎杯翻桌,因為洪老師先從"整合"的定義開始介紹,尼瑪,拎杯不是來上名詞解釋的課好嗎??!!不過定義講完之後,拎杯倒是聽到新東西(可能有接觸長照的人就不是新東西了),就是美國1990年開始推動採論人計酬(Capitation)的 PACE (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不過大概是與會的人大家都知道,所以洪老師也沒多提,拎杯到了演講結束之後,還是沒聽到誰是服務提供者(就是誰承辦的意思啦),算了算了,還是乖乖回家自己上網查好了~~~

前三段演講因為只有一場有投影片,長照服務又是拎杯的弱項,拎杯真是筆記抄的真是只能講是人仰馬翻,看看手表才十點多,天啊,今天一天還那麼長,看樣子拎杯今天抄筆記要抄到手斷掉了。。。

不過幸好,接下來上來一位院長,他老人家的口才真不是一般般,口條超爆笑的,全場不時傳來笑聲,不過因為演講內容都是自誇自讚自己醫院的豐功偉績成果,所以演講所獲成果....0分 (省得抄筆記也不錯啦!!!)

後面的兩位經驗分享與回應的貴賓分別分享他們的經驗,拎杯獲得的心得只有兩行-

1.幫助失能老人的照顧服務員沒人要做,改個名詞叫做"照顧秘書"就一堆年輕人投入,只能說年輕人太好騙了比較在意工作的職稱。

   秘書聽起來就是人美花嬌,遇到色色的老闆還得陪他洗澡...

   咦!!!失能病患的照顧服務員,還真的是得幫老闆洗澡耶!!!(捻鬚微笑)

2.偏遠地區的長期照護只能依賴政府資源投入,不然不會有人去做(廢話!!!不然咱們要政府幹嘛??!!)

中場休息之後拎杯手腳慢只搶到2塊小蛋糕,聽了熊昭所長的演講之後,才知道現有的照顧服務員人數大概只能滿足需求量的1/10,要是沒有外勞,台灣的長期照護早就垮台了。聽了薛承泰教授的演講更是令人驚心,外勞的輸出國家逐漸不再輸出外勞了(就連台灣最大宗的看護工來源國印尼,也宣稱5年後經濟就足以滿足國人需求,不再需要輸出外勞,反而台灣現在持續輸出台勞),天啊。。。真的沒有印尼看護工的話,台灣22萬個家庭就得吃自己了~~~

勞動發展署蔡副署長的發言更讓人害怕-外籍看護工未來就算不須因應他們自己國家的需求,但是未來台灣的薪資水準未必會吸引外勞來台工作。。。嗚嗚嗚~~~台灣的薪水已經低到讓外勞都不願意來了~~~

午餐是吃池上便當+一個用紙袋裝的炸雞排,這種組合有點詭異,不過不要錢的也沒啥好挑剔的。飯後江湖中人人崇拜景仰的大師級教授上台演講了,她老人家一開始就闡明她今天的演講會著重在財務面,歐耶!!!拎杯就是想聽財務面的東西,這可順了拎杯的意了。

但是。。。一整場演講聽下來,大師不愧是大師,放出來的投影片順序跟講義的完全不一樣(翻桌),演講過程中還不時出現隱藏版的投影片(再翻桌),讓拎杯講義翻來翻去+抄筆記忙了個不亦樂乎~~~

拎杯每場演講聽完總會瀏覽一下筆記內容整理一下大綱,但是一整個看完之後,ㄟㄟㄟ,怎麼幾乎主軸都是著墨在多元評估亮表(MDAI)再加上跟急性照護(AC;Acute Care)、急性後期照護(PAC;Post Acute Care)的比較,拎杯想聽的財務面只聽到建議採case-mix system的包裹式支付制度,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說明。

剛好又是中場休息,忍不住跑到護理妹紙們那邊去問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拎杯中間有打瞌睡,這一打聽可有意思了,原來大師主導規畫好幾年的財務方式,聽說有另一位來頭不小的大師堅持己見,打算整個砍掉重練推倒重來,所以應該是醬子,大師也就沒有在這方面多講甚麼了。

尼瑪,事關台灣兩千多萬人的保險制度原來還能醬子搞啊。。。原來黑暗的不是只有政治界而已,學術界也是一樣,不帶這麼玩人的啊。。。(不過以上純屬聽聞證據,不確定是不是真的...)

後面接著是一位資訊的老師要說長照整合的資訊資訊系統建置,不過因為他老人家拿了一個"鑽石"模型跟電子病歷的演進歷史兩樣,就呼嚨大家講解概念講了半天,幾乎看不到實務面的應用介紹,想必是研究計畫太過精闢,怕大家聽不懂,所以拎杯也就隨便聽聽算了戒慎恐懼的用手機拍了好幾張鑽石模型的照片。

最後壓軸的是最高衛生主管機關的高級長官蒞臨現場,主講-醫療長照整合願景。

這題目好耶,拎杯終於可以一探國家政策的走向了,歐耶!!!

但是。。。演講的前半段,讓拎杯好像是在聽公共衛生的課,後半段這位長官陸續的提了"XXXX跟OOOO到底要怎麼樣,這是個問題","AAAA跟BBBB到底何者為重,需要我們加以思考"之類的屁話,一整段演講聽完,拎杯就覺得人家當到最高衛生主管機關的高級主管果然功力深厚,從頭到尾都沒告訴你到底要往哪裡走,你從他演講裡面找不出真的牛肉在哪裡,真不愧是引言人所說的從醫界跨入政界,兼具基層與行政完整履歷的人啊~~~(大誤)

不過,演講的最後,這位長官介紹了日本長期照護的一個蠻特別的案例,就是兩位老人家把房子用極低的租金租給房客,而房客肩負著照顧兩位老人家老年生活的需要(下面的漫畫就意味著房客跟主人家有著良好互動,房客的下一代環繞在老人家身邊,讓老人家不寂寞),這真的是超乎拎杯想像力的一種生活模式啊!!!

09日本的長照.jpg

(圖片擷取自演講者投影片)

上了一整天的課,畢竟還是學到很多長照的基本概念,還加上兩個小蛋糕跟一個免費的便當,也算是不錯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