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良大哥退休前最後的出差.jpg

星期六是台灣醫院協會(以下簡稱醫協)的理監事選舉,因為要協助顧”條啊咖”,一早拎杯就騎著車到台北榮總站樁,幸好榮總很阿沙哩的在他們的科技大樓借我們醫中協會擺了一個攤子,天氣雖然炎熱,室內的溫度勉強可以接受。

一走進科技大樓,警衛大哥就很客氣的問:要找甚麼單位?原來大門直走進去就是榮總的體檢部門,右手邊是我們三個單位的攤子,左手邊則是一個跟中高齡照護有關的研習會。

借我們場地的北榮代表很客氣的跟我打招呼,還把最接近門口的位置讓給我們協會,真是太客氣了。

因為醫協投票的時間將近一整天(從早上十點半到下午三點半),拎杯跟醫中協會小甜心輪流看著場子,中間有人進來,拎杯因為最接近大門,乾脆就幫警位大哥的忙,看著走進門來的人喊說:體檢嗎?裡面請…(比手勢)<---感覺自己跟客棧迎賓的店小二還挺像的。。。客官吃飯嗎?裡面坐…

斜對面的研討會在十點半左右有coffee break,通常這種有著點心跟茶點的活動,大家都碼乖乖地拿著站著吃著。但是ㄟㄟㄟ,小姐們,你們幹嘛把人家警衛台當成立食台??!!被一整排女人圍著看他們青春的肉體還邊吃東西,警衛底迪應該會覺得壓力很大吧!!!

警衛台變立食台.jpg

高雄的林副因為今天也要在北榮的致德樓主持一個學會的會議,所以就很阿莎力的跑來贊助投票,不過他要先過去主持會議,等下再過來幫忙。林副走了沒多久,拎杯的老闆剛好聽完協會的演講,很有義氣的過來一起顧攤子。

十二點多的時候,林副主持完會議了,還拿著一個便當給我們,很抱歉的說他跟那個學會的工作人員要三個便當給我們吃,那個學會的工作人員說不行,所以只好把自己的給我們(太感動了。。。嗚嗚嗚。。。後來拎杯知道自己錯了。。。嗚嗚嗚。。。)

林副投完票就走了,協會這時候舉辦了一個coffee break,這大概是我聽說過最久的coffee break了,竟然時間是從12:30~15:30,3個小時的buffet耶,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流水席才能匹敵的呀!!!

趁著閒閒無事的空檔,打個電話給大正咩,他一個人在家顧小孩跟老媽還挺辛苦的,大正咩接起電話,拎杯就問她說家裡OK不OK,順便關心她一下,女人還真的很容易被哄,電話那頭立馬就開心起來說她要去擦地板了…

印象中老闆跟協會小甜心都吃不多,就恭請老闆帶著小甜心去吃buffet,拎杯留下來顧攤子順便處理那個便當好了。結果一打開便當,尼瑪…一個直徑大約15公分左右的圓形便當,裡面就是一塊煎鱈魚、2塊三角滷油豆腐,一些炒得好鹹的青菜加上滷得死鹹的筍干片…難怪林副要把便當送給我們吃了(大誤)拎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學會肯定很沒錢…很沒錢…很沒錢…(迴音),以後大家在路上遇到臺灣燒傷暨傷口照護學會的人一定要多幫忙好嗎??

十二點四十幾,拎杯看到了忠良大哥出現了,忠良大哥預定9月1日退休,這次為了投票還從雲林趕上來,揪甘心!!!

忠良大哥退休前最後的出差.jpg

不過又有幾個醫院的高層忘了預定的集合地點,直接給拎杯跑到醫協的領投票處去了,拎杯只好拿著建議名單跑過去找他們(怒),既然來了,乾脆回來前先到醫協的buffet夾點東西吃(剛剛那個便當拎杯吃一半就無法下嚥,又怒),想不到一個號稱3個小時的buffet攤竟然食物都快被夾光了還沒有補充(指)!!!夾了一碗大家吃剩的炒米粉跟幾個沒人要吃的小菜,又慢慢踱回醫中協會的攤子邊做邊休息,順便請小甜心把我不吃的煎鱈魚片吃掉,小甜心吃了一半也無法下嚥,我們的結論就是這個學會真的很沒有錢...很沒有錢...很沒有錢...(又迴音3次)。

好不容易下午三點多,要顧的樁腳也都出現了,會耍詐說要來的也真的沒來,收拾好攤位,就到開票處等候開票。

開票開到一半,拎杯放在包包裡的手機響了,大正咩打電話來,就聽到大正咩專屬的鈴聲 - 朱俐靜『一千萬次的淚水』在會場繚繞著…真的是太丟臉了,丟臉到拎杯真的想要流淚一千萬次!!!拎杯慌忙的終於從包包裡翻出電話來,第一步先切斷音樂,關靜音後再回撥給大正咩,以為大正咩是要關心拎杯今天太累,現在可不知可以忙完回家了沒。沒想到大正咩說:喔,你忙完了就回來,回來路上記得順便去買味全高鮮味精…

本來好好的心情,看著投影銀幕上的票開著開著,拎杯本來微笑的臉也越來越笑不出來…本來分配好的票數,感覺上有人積極的在運作些什麼,等到票初步開完,小甜心跟拎杯兩個人快速的自行排序,完了…有該上的沒選上…看著大廳對面那家醫院的代表,拎杯感覺他和拎杯的臉都是黑掉一半…

雖然選舉還沒結束,這下子拎杯腦海裡只感覺這個社會好黑暗啊好黑暗。。。

這次負責操盤的老闆,過兩天的壓力應該頗大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