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大正咩做的怪手.jpg

說實在一整晚沒睡好的我,大概神智只剩八分清醒。。。

打起精神參加會議後(順便記各科主任發問的問題,本來想用錄音筆,可是赫然發現我們家鋼牙小甜心上次忘了幫我充電…),因為三個月前就已經約好今天早上要在桃園院區看門診,想盡辦法搭上九點出頭的回程高鐵,好在車上可以快速補眠一下…

果然老天爺在執行他的旨意時,早就想好了每一步,剛迷迷糊糊的快睡著,後座的夫婦帶著一位兩三歲的小妹妹,就開始哀嚎著:把拔不要…媽媽不要~~~(這時我寧願聽瑤瑤嗲聲說著:不讓你睡~~~)

兩個大人把小孩哄了好一陣子,小朋友才終於沒力氣的安靜下來了,我快要進入夢鄉時…這時候小妹妹又補滿了血累積到足夠的能量,又重新repeat一次:把拔不要…媽媽不要~~~…沿路七十幾分鐘,拎杯已經陷入幾近崩潰狀態(沒怎麼睡到覺,真的很疲憊啊!!!)…大概是拎杯家的小人實在太乖(拎杯通常臉一沉,眼睛一瞪,小人就會立刻自動進入小天使模式),太久沒聽到惡魔的吶喊太不習慣了。

終於快要暴斃的走出高鐵站,炎熱熱浪襲人,看著台北西站門打開時,唷!!!一位小姐大概是(嚴重光過敏)怕曬黑,除了穿外套之外還圍著圍巾…要是拎杯也這麼耐熱就好了。。。走到台北西站搭上泛航客運(終於可以昏睡一下了),想盡辦法在十二點前回到醫院。BUT…十二點,量血壓櫃台也要休息了…還好他們讓我”馬上坐下來”量血壓當了最後一位(根本沒時間坐下來休息一下),護理師看著數據跟我說:血壓有點高唷…我拿過單子一看,差點昏倒…170/106,我看我應該離天國不遠了吧…

進了診間,主治醫師看到單子上寫的血壓,緊張的”噢!!!”了ㄧ聲說不出話來,趕緊跟他解釋那是假的,因為我剛從南部出差回來等等悲慘經歷簡要版,醫師才鬆了一口氣,幫我仔細檢查之後(應該也是要確認一下我等下不會走出診室就倒地暴斃),確認沒有問題,才繼續開藥給我回家吃~~~

上樓回到我的辦公室,又拚了命的改簡報跟跑資料,因為接下來下午四點就要跟老大去找院長報告事情…終於今天順利地跟院長排到時間報告,四點多報告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又搭著接駁車回桃園院區…(清醒指數剩下5%不到吧…)

人就是不能鬆懈…昏沉之間,我看著手錶指到三十五分,心想說終於熬到下班了,關掉電腦,揹著公事包要走,路過大老闆秘書的時候,我跟他說掰掰,大老闆秘書奇怪的問說:你要去哪,我說:下班回家啊,秘書更詭異的回答我:可是現在才四點三十五…

天啊~~~丟臉丟到家了,大概是因為跟院長約四點,潛意識想說報完也應該過四點半了,結果因為院長提早接見,我們回到桃園院區也才四點二十幾,可能昏迷指數已經達到98%,腦海裡只剩下2%清醒讓我做出了愚蠢的推論…

終於!!!下班時間到了(拎杯已經連撒花的心情都沒有了),吃完小孩,接完飯(誤)接完小孩,吃完飯(其實只有啃了滿月油飯的雞腿,又喝了兩瓶啤酒<---清涼+止肌肉痠痛),昏昏沉沉的沖完涼之後,我賴皮的跟大正咩說: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當廢人(撒嬌) ??大正咩很貼心的說:好啊,我就慢慢的撐到房間躺平,可是還是全身痠痛不已(尤其是昨晚”應該是抽筋”的小腿肚)…等大正咩把碗盤搞定,也把箴賢二人組搞定時,我已經迷迷糊糊睡著了,大正咩這時候貼心走到我身邊幫我按摩小腿肚…可是輕輕一按,拎杯就馬上醒過來───因為實在是痛到靠腰!!!大正咩不斷放輕力道,我還是輕輕一碰就痛得要命,只好請大正咩停止貼心溫柔的按摩,好能夠繼續賴在床上睡覺~~~

這一睡醒就是早上六點半,醒來看到床邊躺著一雙彈性襪…認命的穿上~~~因為今天下午又得先殺到桃園高鐵站接老闆跟大老闆,然後趕到基隆繼續開會…(不過因為太久沒穿彈性襪了,還回想了大約5分鐘才想起來)

生活小筆記

1.要是你覺得男人穿彈性襪很奇怪,我要勸所有上班不斷走動或需要長坐的男性朋友們好好思考一下,寧可年輕時上班穿彈性襪,總比老了退休了,卻因為腳在那邊痠痛哪都不能去,或靜脈曲張嚴重到要開刀就慘了……

2.對了!!!昨天生產的同事送了滿月油飯,我突然發現油飯裡面隱含著一個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訊息,那就是───代理同事產假的業務,拎杯只要再代理28天就可以脫離這個苦海了!!!<---但是我可以安然地度過剩下的28天嗎…到時候會不會有天雷幫我渡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