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海霸王丸子.jpg  

了今年的最後一道晚餐菜之後,我出門抵達了松山機場。

出發前在家裡用體重計秤了行政中心超正"小倩"學妹借給我的行李箱所裝的行李,一共21公斤,照我的經驗,這台體重計應該少了1~2公斤,所以想說超重的話,就讓他加錢好了。沒想到在報到櫃檯秤重22公斤,不過廈航的小姐也沒為難我,就直接讓我過關了。

報到完拿著廈航小正咩(拎杯走到哪就色心到哪)給我的登機證,眼睛看著我的行李通過X光檢查台(因為拎杯擔心因為帶了太多咖啡粉,檢查人員會質疑),結果我的行李果然被攔下來了,我就站在檢查人員旁邊,他看著我,我也很有禮貌、鎮靜的看著他(反正拎杯帶的是咖啡粉,不是海洛因,沒有在怕的),他示意旁邊的"苦力"把我的行李拿下來,接著對我說:「這個行李箱是你的?」我點頭,然後他說:「你的行李箱裡面有危險物品」,哇靠~~~該不會是把我帶的鬧鐘當成定時炸彈吧???這時候"苦力"說話了:「先生,請您把行李箱打開好嗎」。。。我正準備打開的時候,檢查台人員說話了:「不用打開,應該在上層中間的拉鍊袋」(是這位先生太強了,還是科技真的有那麼進步?),答案揭曉。。。因為我上次從桃園國際機場出發的時候,身上放了一個打火機,被檢查站逼著扔了,害我到了廈門第一天一整個晚上都戒菸,所以這次我把3個打火機(怕瓦斯用完才帶了3個)放在行李箱的拉鏈袋裡面,身上一個都沒帶。我就說「那是打火機」(心裡得意洋洋的想到「拎杯完全按照航空安全來做」),檢查台人員說:「根據規定,打火機不可以放在行李中,你只能夠身上帶1個」(啊現在是怎樣!!!上次不能帶在身上,這次不能帶在行李裡面,玩我啊~~~),不過形勢比人強,乖乖選了我最好的那個打火機,忍痛把另外兩個割捨在台灣。。。(啥咪!!!還要拎杯簽 自願放棄同意書,拎杯可是千百個不願意跟打火機割捨的啊~~~~)

根據剛剛廈航報到櫃台小正咩的指示,我應該在4號閘口登機,順著路標上電梯過了金屬探測儀,又下樓梯,因為答應幫支援的台灣同事帶一瓶金門高粱送給人家,以及答應廈門的同事帶瓶金門高粱過去給他送給老爸,就走進了免稅店,結果幸運的是金門高粱有2PC一袋的包裝,就買了吧,隨手拿了2條DUNHILL淡菸(很奇怪,廈門市島內甚麼菸都有,就是找不到這個牌子) ,然後再跟著路標。。。一眼看到的閘口是標示"9",喔,那就往右走吧,往右一看。。。每個閘口都很大。。。我根本看不到"4",走著走著,媽耶~~~根本就是從航廈的最左邊走到最右邊。。。拖著22公斤行李,身上背著公事包跟筆電包。。。走到4號閘口,我的額頭已經微微泛著汗水。

飛機準時的起飛,唯一奇怪的是,我的眼角餘光一直感覺到左手邊的乘客在看我(大約35歲左右,很漂亮的咩,如果不漂亮,拎杯也不會注意(誤),為什麼我會猜她35歲,因為覺得跟我家大正咩年齡差不多),應該是錯覺吧。。。

飛行中途空姐發下了點心,果然跟我們家大正咩形容的一模一樣,光看就沒有胃口(拎杯說的是點心,不是空姐,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拎杯公事包裡面放著大正咩在我出門前剛幫我買的一包鹹酥雞,還有四顆水煎包)等空姐下一次經過我身邊的時候,轉身跟她要了一個塑膠袋,因為我打算把點心拎下飛機,萬一想吃的時候,還可以嗑掉(拎杯可不是浪費的人),這時候眼神無法避免的跟身旁的美女交會,她微笑的開口跟我說「打算把點心帶下飛機餓的時候才吃嗎」,我禮貌的回頭說「是啊」,她稱讚我真的很節省,聊了兩句,她說我很像她認識的一個朋友(1.她是廈門人,2.拎杯當然不是她認識的朋友),不過相逢自是有緣,我應該不反對認識個新朋友吧,講著講著遞給我她的名片"XX公司(廈門)總經理 OOO",我嘴巴說著久仰久仰~~~(拎杯孤陋寡聞,根本沒聽過這家公司,要不是看你長得很漂亮,所以哈拉個兩句,拎杯根本就會裝睡),不過我抱歉的說著,身上沒有帶名片,電話也因為是出差,得等到了之後才能確定,所以等我到了之後,一定會跟她聯繫。

飛機提早抵達了廈門(奇怪,大家都跟拎杯說廈航老是會誤點),出了航站,看到等著接我的司機,好巧,剛好是我上次離開廈門時候送我走的小杜,他看到我很高興,我也覺得真是有緣。因為還有一位要一起接接的醫師還沒出關(應該還是在等行李吧),我跟小杜說了聲之後,就走到航站外,在垃圾桶旁點了支菸,順手把剛剛拿到的名片給扔了(不要怪拎杯口是心非???拎杯不是不愛美女,但是拎杯不可能不回台灣,這種大美女,少招惹為妙)

抵達醫院宿舍,拖著行李到了分配好的房間,放好行李就先去跟前輩打招呼,順便把帶來的高粱拿給他。回到房間正在安頓行李時,前輩過來問我有沒有需要些甚麼,順便把答應給我了兩瓶剩下半瓶的烈酒拿給我(因為拎杯睡覺前不喝酒睡不著,前輩拿半瓶來跟我換高粱,而且高梁的錢還沒少給我),一瓶是1/3坪的高粱,另外一瓶~~~哇~~~是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紀念酒,還是庫存10年的耶~~~我搖搖瓶身,雖然不到半瓶,不過如果要度過今晚,另外那瓶1/3瓶的高粱應該足夠了(不過後來喝那瓶百年紀念酒時,拎杯喝起來感覺普普,應該是清華專精在高科技,沒花時間再釀酒吧)

02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紀念酒.jpg

前輩坐下來邊看著我整理行李(平常聽說他十點就睡了,今天特別給我面子喔?),邊聊著些五四三。我剛好拿出照相機,順手就給前輩拍了一張。可能因為剩下五天多就可以回台灣了,前輩笑的超開心~~~

01即將畢業快樂的漢哥.jpg

抵達的第二天、第三天,看到每個抬頭突然看到我的廈門同事眼睛睜的圓圓的真有趣~~~尤其是經過急診櫃台,看到當年的愛將張瓊坐在櫃台,檯子上擺著「暫停服務」,肯定這孩子正在調帳,我就把當年巡察的老台詞講了出來「你好,我要掛號,掛精神科」,這孩子,抬頭準備請我到隔壁櫃台時,看到我,大聲興奮的尖叫出來(持續快3秒~~~),這時候整個急診陷入一片寧靜~~~~(連對面的警衛都衝了出來。。。拎杯雖然很開心她的反應,但是拎杯不是來要搶櫃檯好嗎???這時候只想一整個人鑽到地下躲起來)

日子就在上班交接中度過(雖然其中連續三天,發生了某一個特定單位連續發生三件令人瞠目結舌,看似不重要,但是我認為屬於是重大異常的問題),百年校慶紀念酒跟高粱已經被我喝光光了,聽說明珠姐姐還要過一天才會回到廈門時,第三天下班吃完晚餐之後,我想想今晚沒有酒喝也不是辦法,就走了10幾分鐘,到超市買了三年前喝過的幾樣酒,帶回宿舍準備擇吉開張(今晚肯定是吉時~~~)

03吉林東北坊小米酒.jpg  04湖北老白千.jpg

大陸跟台灣差異很多,比方說,大陸酒的容量,大部分都是瓶裝500CC,而台灣酒,大部分每瓶都是750CC。拎著幾瓶酒,又走回宿舍(天啊,好重啊),想不到晚上明珠姐姐就到廈門了,如她所答應的,幫我帶了兩瓶金門高粱(囧)。沒差啦,反正兩瓶金門高粱也沒辦法讓我撐過這66天。

星期五的最後交接後,漢哥下班搭著飛機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看著桌上還沒簽完的公文。。。

星期六一早,雖然台灣是休假日,但是在這裡還是得上班,一早九點還有個台籍主管會議,本來要討論醫院地下商店街的發展,不過大主管一進來,開口就說「等下因為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討論,請管理課課長5分鐘內報告完畢。」

管理課課長報告後,大主管又說了「所有單位只留下正主管,副主管以下請先離席」,媽呀,聽起來蠻嚴重的。。。

果不其然,大主管先請會計主管報告醫院最近的經營概況,接著大主管因為連續幾天以來某單位的人事還有表現非常的不滿發表意見,但是我真的很佩服大主管的涵養,他雖然應該是非常非常的不爽,但是還是用很溫和的語氣,提醒大家應該要注意些甚麼,對陸籍主管不應該言聽順從,甚至於失去了台灣一貫的做事態度,不然只會讓當地文化同化,整個醫院就會陷入分崩離析,沒辦法好好的改善當地的醫療文化(摘錄)。

大主管講到一半時,院長進來了,在大主管告一段落之後(大概一個多小時),院長發表想法,認同大主管的意見,接著說還是有一些主管不認同,認為台籍的要求太多,甚至於有台籍的副主管跟他反應交辦案太多,這其實是完全被陸籍誤導了,大家應該不可以同流XX,他認為文化的傳承不能因為地方不同而改變(摘錄),今天開會也開很久了,請大家看看還有沒有要反應的,如果討論告一段落,就可以散會了。(到此風平浪靜,一片祥和)

但是。。。這幾天惹出事情的那個單位台籍主管發言了,非常婉轉溫和的不講到任何異常的問題,但是表達了兩地文化不同,應該考量當地的風俗習慣。。。(摘錄),我這時候看得出大主管非常的不爽(甚至到了極點,因為拎杯算是院區第五~七順位的主管,就坐在大主管斜對面),但是大主管還是也非常婉轉溫和(但是語中帶刺,連消帶打又不提到重大異常)的回應,剛剛那位主管又繼續發言表達立場,看得出大主管非常火大時(連拎杯那時候都看到他眼神射出殺氣),院長講話了「我想這其中應該是溝通的問題,大家應該要好好的溝通。。。」,大主管這時候爆炸了「甚麼溝通,如果是這樣的想法,我又何必枉作小人。。。」(實在是因為三位主管講太多了,拎杯只能一路都標示"摘錄"),轉頭對我說「吳處長,你明天就把我所有的交辦案通通結案,如果要做好人,我擁有的資源最多,我可以當最大的好人,溝通,還有甚麼好溝通。。。今天會開到這裡,散會!!!」

留下整場的錯愕(包含院長),我趕緊走出會議室,沿路兩三個台籍正主管都跟我說「你趕快,X總叫你過去」,一路狂奔,總算在大主管門口趕上大主管的腳步,大主管邊把門甩開,大聲的講「憑甚麼要我跟他溝通,甚麼心態」,這時候整個辦公區陷入一片寧靜~~~

進了大主管辦公室,大主管不斷的跟我發洩。。。(又不是拎杯跟你對抗,不過還好大主管沒有遷怒,沒把颱風尾掃到拎杯身上,從十一點會議結束,大主管劈哩啪啦的講到十二點,拎杯也只好忍著一整個膀胱的尿,聽大主管發洩完,剛剛開會時在不應該喝水的啊),終於大主管又有另外的行程,終於讓我可以把今天一定要跟大主管講的話講完之後,大主管就出門去了。

跑到廁所把庫存清空(拎杯真的差點忍不到廁所),才坐下來沒多久,另外兩位主管(就是跟拎杯一起排名五~七名的頭目)過來探聽消息,才講沒兩句,院長過來找我講話,又把我帶到他辦公室(驚!!!還好拎杯剛剛把握時間跑去廁所),一路跟我討論因應對策,一直講到一點半~~~

老天爺~~~剛考驗完拎杯的膀胱,現在又來考驗拎杯的胃是怎樣,拎杯早餐只吃一半,現在拎杯肚子發出的咕嚕抗議聲,也沒辦法讓院長停止。。。怎麼這幾個大檔頭要跟我講這麼多,真當拎杯是欽差大臣(爪耙子)嗎~~~

整理完包包,帶著疲憊的精神我恍神的走向宿舍,路上遇到醫事處處長,我根本沒有注意到他,連他在跟我打招呼的時候,我還在思考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辦才能善了~~~

還好跟明珠姐子姐子約好下午四點要去這裡的一家大超市買東西,讓我可以神經放鬆一下,明珠姐子也聽到上午的風暴,兩個人邊聊著想法,邊搭公交車到了超市,哇塞~~~我竟然看到台灣已經沒落的品牌海霸王作的冷凍食品耶,大小跟台灣的丸子差不多,四條冷凍丸子也只要12塊人民幣,買了~~~

05海霸王丸子.jpg

大家有沒有看到上面那張照片,最下面是撒尿牛肉丸耶(一整個遁入食神的FU~~~)

本來想買灣仔碼頭的水餃當懶得吃食堂(員工兼客戶餐廳)的候補,但是姐子勸說之下,買了另外一家品牌的韭菜水餃(因為灣仔碼頭竟然1包36顆要賣大概27塊人民幣,好貴!!!),1包24顆只要8.8人民幣。第二天姐子就煮了分我吃,不難吃耶~~~(灣仔碼頭掰掰~~~)

06韭菜水餃.jpg 

(今天先打這這裡。。。我好想睡覺了,明天一早七點又要開會,今天去逛街的事情,明天再補完吧)

說個讚吧.jpg  

全站熱搜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