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雜貨店悠閒的貓咪

今天忍不住要講個小故事。。。

幾天,部門的同事C來找說:『我可以請教有關XM院區病案首頁上傳的問題嗎』。

拎杯其實前幾個月也只是兼管病案室的業務,所以為了避免誤導他(其實也是因為拎杯那時候忙得要命--->為什麼我好像天天上班時候都好像忙得要命,其他同事都游刃有餘的樣子),我就跟他說我也不是很清楚現在的細部規定,請他直接詢問廈門的病案室,回答完他的問句之後,我也沒有多想,就繼續做我的事情了。

隔了好長好長一段時間(大概機個禮拜),這位同事C把報告呈報上去了。。。

高專F看了不是很滿意,就要我幫他看一下,我先問同事C說,你有問廈門的病案室嗎?

同事C回答:『因為簽報告的主辦離職了,我是問台灣去支援的同事XX』,我聽了就覺得火氣開始上來了,因為那位同事XX只去支援三個月,而且對廈門的病案內容沒啥認知(心裡OS你問他是要幹嘛?到時候主管知道你問一個不是很了解的人,根據錯誤的資訊做出錯誤的決定,人家可不用負任何責任,難道事情搞砸了,又要拎杯出來收拾嗎?)

不是我在唱衰同事C,上次一個已經簽到高高層核准的案子,資管部只是就其中小小的問題回文確認,他可以搞上3個月,最後還沒辦法收尾,竟然把會計處、資管部、院區醫事課(加一加大概10幾個人,是要開同樂會嗎?)都邀請來開會,為的只是要討論一件用電話就可以講清楚的小問題。。。

這也就罷了,我剛從其他院區趕回來時,會剛好開到一半,高專Z要我進去聽聽討論些什麼,結果我進去的時候,整個討論從原來簽准的要怎麼做的原則,被這位老兄整個扯離主軸,又講不出替代方案,結果被資管部牽著鼻子要撤案,然後他還扯出要院區醫事課及時配合批價轉檔印發票(講到這個我真的想嘆氣,當日即時批價有甚麼用,檔案是當月月底的深夜才會轉檔,整個程序都不知道,還振振有詞的附和資管部,大哥,您可是從醫事課出身的啊,有必要這樣搞自己的老同事嗎)。。。

還好拎杯力挽狂瀾,找出論點之中的問題點小質疑了一下,就把整個案子拉回主軸,針對資管部的兩個小問題,當場回應資管部而且取得共識,那天我後來想想,根本不關我的事,可是好像同事C捅了婁子之後,主管很愛找我幫他收拾問題。

好啦,扯遠了,回到原來的故事。。。我到同事C的位置看看那份文(我承認第一次他來問我的時候,我根本沒有看到文)。仔細一看,原來是我當初在廈門管理部兼管醫事處時,手下主辦簽出來的文(驚!!!),裡面為了配合國務院的要求要修改醫院的病案首頁內容,我當初也是疏忽了,只注意要增加或刪減的內容,但是卻沒注意到下面要列印的費用類別跟現行財稅局的規定不一樣,不過還好那時候我也有請手下先問問其他醫院的做法(還好我有問),所以整個案件也是可以解決的,我就跟高專F簡要報告了之後就走開了,高專F又指示這位同事C要怎麼處理,就把文先退還給我同事C去重新修改。(其實這真的沒什麼,改完再重新呈報就好了)

隔了幾天,另外一位高專Z找我去討論有關廈門的案子,一看到高專Z打開文件夾,我看到同樣一份文出現了。。。

由於拎杯不了解其中的奧妙,所以高專Z問我問題,我也沒多加評語,就照實照樣回答,這時候高專F走回位置,看到我跟高專Z在討論事情,接著一眼就看到那份文,開口就問:『這份文怎麼會在這裡。。。』(不愧是高專,好敏銳的眼神啊~~~我趁機在這時候走回自己的位置),沒多久,高專F看完同事C簽報的文件內容,就拿著那份文去找同事C,我看著同事C在自己的位置上站著聽高專F講了好一陣子。。。

午飯時,另外一個部門的同事跑來問我,為什麼高專F在同事C的位置站了好一陣子~~~聽完了我轉述過程,同事講了一句話:『兩個高專就坐隔壁,還敢把文亂送,真的是。。。』

好了,故事講完了。。。

這個杯子好,裝不了太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