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jpg

小正咩洗完澡都沒發燒,跟小正太都在臥房聽老媽幫他們講故事,我也樂得趕快去洗碗,晚上應該是沒事了。(通常每次醬子想之後就肯定會有事)

哪知道到了九點多的時候,正打算把小人抓去刷牙時,只看到小正咩昏昏沉沉的好像嗑了藥躺在棉被上,拿出體溫計一量,媽耶!!!又39.3度了,急忙把退燒藥倒好,然後把小正咩抱出房間,小正咩很乖的把藥喝掉之後,又搖搖晃晃的回到房裡昏睡。這時只好把小正太先帶出房間玩(讓小正咩可以休息,然後用LINE跟在印尼的大正咩問退燒藥的藥效應該是多久生效),隔一個小時再進去量體溫,好裡加在體溫回復正常了,把小正太也哄睡了之後(小正咩是根本一直在昏睡中沒有醒),一夜無事(但是拎杯還是一樣,每兩個小時左右就會驚醒,幫小正咩量體溫沒問題之後,睡兩小時又是再驚醒一次…)

隔天的星期五,我根本是神智迷糊到不行(其實平常也一樣),沒有在辦公室捅出婁子算是老天爺對我眷顧。回到家幫老媽跟小正咩搞定晚餐。到保姆家接小正太時,保姆給了我兩種樹葉、一道靈符,交代我靈符火化後在洗澡水裡面,加入鹽跟米之後,就可以幫小正咩洗澡除穢。

想不到這傳統的習俗還真的靈驗了,這天晚上小正咩真的都沒有發燒了(歡呼!!!撒花!!!),不過擔心半夜萬一燒起來的話可不得了,星期五晚上我可是一夜幾乎都沒怎麼能睡,一直在量小正咩的體溫,量到我都擔心小正咩第二天早上起來耳孔會因為量體溫量到紅腫了(哈哈)。

還好第二天是星期六,一大早幫大家準備好早餐,送小正咩去上幼稚園的美語課。課程結束後,我沒甚麼鬥志煮午餐,就隨便在家附近很有名的大龍峒魚丸店買了米粉跟魚丸湯回家餵飽大家,老媽在跟我閒閒說著她的牙齦有點腫痛,因為剛好沒啥食慾,隨手就把冰箱裡的牛腱拿出來,加上高麗菜跟馬鈴薯,煮了一鍋牛肉高湯,等晚上來做牛肉燉飯給老媽吃。

午睡一睡醒可不得了了,竟然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只聽到老媽已經把小人洗完澡,還燉了一鍋稀飯要給小正咩吃。不過我還是把牛肉燉飯做好,小正太吵著說要吃,剩下的燉飯冷卻之後,就裝好冰到冰箱裏面。晚上還是一樣行禮如儀,搞定小人,一家早早睡覺(又是一個睡眠品質超爛的夜)。

星期天早上搞定老媽跟小人們的早餐(其實是樓下早餐店隨便買買而已),我對著老媽說:媽,你們午餐跟晚餐就通通吃燉飯吧,我已經不行了,要去昏睡了,說完我就很沒有孝心跟父愛的跑到小房間,立馬進入昏迷狀態,這一睡就一直睡到晚上八點多。

小正太很興奮的跟我說:媽媽但ㄟ丟鄧愛啊(翻譯:媽媽等下就回來了),可憐的孩子,他也知道跟著老爸過著悲慘日子快要要結束了~~~

哪知道大正咩過沒多久打電話來,說她的班機delay,要十一點左右才會到家(天啊!!!太殘酷了!!!),只好又掙扎著繼續打理兩個小人的事情,終於大正咩在十一點多回來了!!!這個家又回復正常營運狀態!!!(撒花)

星期一…一早我掙扎著爬起床之後,一陣頭暈目眩+腰背酸痛=拎杯撐不住生病了…體力不支到只好慘啊慘的請假在家休養一天,不過無所謂啦,大正咩回來了,煎熬的偽單身日子結束了!!!

結論:下次大正咩又要恢復偽單身的日子時,拎杯得記得幫孩子辦好護照讓她一起帶走才對。。。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