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桑首頁

話說因為拎杯是個台北桃園通勤的上班族,上班免不了得搭國道客運跟公司的接駁車,要是哪天出門踩到狗屎的時候,在交通車上要是遇到台灣名產歐巴桑,都得領教她們用獅吼般高亢的嗓門(想當年應該也是黃鶯出谷般的悅耳聲,到如今歲月不饒人)在車上像日本女高中生交換日記的談話。

當年與現在

大概一趟車下來周遭的人就會了解交談的幾位歐巴桑一整個人生受盡煎熬導致換來什麼病的辛酸史,不然就是誰家的子孫不肖或者媳婦下賤(拎杯沒有亂講,沒有親身聽到,真的很難想像原本應該慈祥和藹的老人家會用非常粗魯無禮的語言來羞辱不在場的晚輩)無禮的悲戚。一整個台灣的原罪都被她們承受化解了,而且彼此間還會拼命比誰過的比較慘(有這個必要嗎??!!)

歐巴桑發威歐巴桑發威

習慣車上閉眼假寐的拎杯,根本就沒辦法好好休息,每次都只好閉著眼睛跟著歐巴桑們重新走過一段又一段的歲月痕跡。。。靠腰,不知道拎杯昨天晚上幾點才睡的嗎??(翻桌)

幾天前在乘坐公司接駁車時,碰巧又遇到兩位歐巴桑大嗓門的交談,還好拎杯站的距離還有一段(歐巴桑坐在後座的前排,拎杯站在前面站位區,中間隔著輪椅停放區跟博愛座),所以對音波攻擊的抗性較強。這時候拎杯心裡輕輕念著...

世界上最貼近的距離 

不是 脣齒相依

而是 拎杯明明看不見你 耳邊卻充滿你魔音的威力

假裝隨意瀏覽車廂實際上是在偷瞄歐巴桑猙獰的嘴臉時,突然發現在我身邊博愛座上的人(看樣子是洗腎病友)焦躁不安的一直不斷的換著手握著身前的鐵欄杆(因為他每次一換手的時候,就會撞到我的大腿甚至"非常重要的"部位,拎杯可沒有基情啊!!!!)

注意力開始擺在這位病人身上的時候,拎杯發現他的眼神彷彿開始渙散無神,身體開始從輕微到加大的擺盪,除了露出越來越寢食難安的表情之外,還感覺到他開始好像被吸血鬼吸血到呈現臉色虛弱加扭曲,最後,這位病友上半身漸漸地往前趴在前面的欄杆上。

拎老師ㄌㄟ,該不會這位病友病發了還是突然要往生了。。。拎杯心裡這時候急啊,不知道車上有沒有醫師,還是要不要讓接駁車直接往急診開去啊啊啊!!!最壞的情況就是拎杯得對一個中年男子口對口人工呼吸。。。拎杯可不能讓他奪去拎杯今天的初吻啊。。。

突然!!!這位中年病友努力地撐著自己的身子站起來了!!!(!!!讚美主,他的腳能走了!!!),接著,他意志堅定的好像國父堅持十一次革命般撐著殘弱的身軀,努力地往前排站位區擠滿的兩排人中間還硬擠穿過去,拎杯耳朵聽到他帶著喘聲彷彿要喊出和平!!!奮鬥!!!救中國!!!的說了-靠腰,伊底娘,伊底娘,西在岔溪…(翻譯:靠腰,一直念,一直念,實在吵死了…)

拎杯終於發現男人平均餘命比女人短的原因之一了,肯定是如果後半輩子不幸遇到一個需要耐著性子聽一直聆聽的女人時,那種來自於史上最強歐巴桑的精神壓力讓男人耗盡了生命的原力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