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親眼看到的不一定準.jpg

上個月月初拎杯調任到台北院區上班,就回到了17年前以摩托車代步的上下班生涯。

開始上班的第1天,大正咩7點把拎杯叫醒,然後在拎杯迷迷糊糊的打算去刷牙時,發現箴賢二人組坐在餐桌前才開始在嗑早餐,但是大正咩已經穿戴整齊,對拎杯說:銀啊丟高齁哩嘍~~~掰掰~~~(小孩就交給你嘍~~~掰掰~~~),然後一個華麗轉身就帥氣的出門了。

尼瑪,這一整個就是要拋夫棄子的節奏啊!!!

後來想了一想,原來二月底大正咩就一直對拎杯洗腦───你在台北上班,不用等公司交通車,可以晚點出門,啊娘子我每天七點出頭那班交通車沒搭上,就會趕得粉慘粉慘,所以就要麻煩你嘍~~~愛你唷~~~咪揪~~~

想到這裡發現不是夫妻大難來時各分飛就心安了下來,把兩個小人收拾好帶出門。以前都是把他們倆帶到搭交通車的地方就放他們倆自己走到學校,帶出門時,想說現在也是順路,但是不能太寵小孩,所以就直接摩托車帶到校門口附近,讓他們大概還要走3分鐘才能進校門(醬子還不叫寵小孩,什麼叫寵小孩??)

把小人放生之後,騎摩托車上班就是件需要腦力的事情,雖然每天上班不同路線的路程差不了多少,每天的路況卻有可能不一樣,但是台北市大馬路的紅綠燈幾乎都有同步秒差設定,所以如何找出最少等紅綠燈避免浪費時間的路線,就是騎摩托車上班的樂趣之一。

七點多騎車上班有一種比較討厭的現象,就是很多家長捨不得讓孩子風吹日曬,所以都開車送小孩到學校,所以很多開車家長同時抵達時,校門口交通就陷入癱瘓,就算是拎杯這種騎摩托車的都不敢越過雷池一步,惟恐車子撞到突然打開的百萬轎車車門(有的甚至是千萬名車),擦撞到小孩子那就更是死定了,可能當下就得請假準備到派出所做筆錄。。。

總結講了這麼多,其實只是要解釋為什麼搞到後來拎杯會在上班時間大街小巷的一直更改路線而已(廢話真多)

這天試騎一個新路線,眼睛瞄到小巷轉角有一家賣小籠包的店,還寫每粒6(現在小籠包行情大概是8/粒,有的還賣到10/粒,不過小籠包拎杯做過幾次,真的是一種很費工的麵點,食譜可以點我,好吃的賣個8~10元也不為過),不過正瞄到的時候,車子已經飆過一段距離了,隔天再來吧~~~

第二天又繞到那個巷口,老闆問說要幾個,拎杯就說:買10顆吧~,老闆看了看我,然後掀開蒸籠對我說:你確定要買10??

拎杯看著碩大的小籠包,吞了口口水說:我還是買8顆就好了。。。

心裡這時候OS:哇靠,這麼大顆才賣6元,以後都吃這家的小籠包好了。。。

到了辦公室興奮的幫小籠包拍了照(還擺上50元當比例尺)之後,拿起一顆開心的咬了下去。。。

。。。。

。。。。

。。。。

。。。。

。。。。

拎杯明明看到包子餡裡面有肉,可是這肉吃起來口感真的很不像是肉,拎杯都懷疑是不是大陸造假肉的技術已經傳入台灣惹。。。偏偏這小籠包這麼大顆,想忍耐著吃掉也還倍增困難度~~~看著這麼大顆的小籠包真的讓拎杯好鬧心啊!!!

PS:拎杯吃掉6顆,帶了2顆回家,讓大正咩也評鑑一下,大正咩吃了一顆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並不單純。。。證明不是我嘴巴太刁,這小籠包吃起來真的好怪~~~拎杯還是乖乖回去吃8/粒的小籠包好了。

詭異小籠包事件就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男人的視界 的頭像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white男人的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